善終
首頁    |    禮儀百科    |    善終

「最後一哩路」不好走

醫療科技日益突破,不斷挑戰大家對「壽終正寢」的想像,模糊生冥兩界,求死不得。
腎臟衰竭,就洗腎;肝臟壞了,就洗肝;不能吃,就用鼻胃管灌食或從靜脈注射打營養針;不能呼吸就插管、氣切,再接上呼吸器;心跳停止,情況危急還可用葉克膜

醫界曾估計,住在加護病房的病人,過世前體重平均多三公斤,因為不斷被各種儀器和藥物「治療」,導致全身浮腫。

過度治療,
對臨終者來說 是種「虐待」!
周圍循環的血液量銳減,
所以病人的皮膚又濕又冷,摸上去涼涼的。
你不要以為病人是因為冷,
需要加蓋被褥以保溫。
相反,
即使只給他們的手腳,
加蓋一點點重量的被褥,
絕大多數臨終病人都會覺得太重,覺得無法忍受。
呼吸衰竭使臨終病人喘氣困難,
給予氧氣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但他們已失去了利用氧氣的能力,
此時給他們供氧無法減輕這種「呼吸飢餓」。

正確的做法是:
打開窗戶和風扇,
給病床周圍留出足夠的空間。
另外,使用嗎啡
或其他有類似鴉片製劑的合成麻醉劑
是減輕病人喘氣困難和焦慮的最好辦法。

當吞嚥困難使病人無法進食和飲水時,
有些家屬會想到用胃管餵食物和水,
但瀕死的人常常不會感到飢餓。
相反,脫水的缺乏營養的狀態
造成血液內的酮體積聚,
從而產生一種止痛藥的效應,
使病人有一種異常歡欣感。
這時即使給病人灌輸一點點葡萄糖,
都會抵消這種異常的欣快感。

隨著死亡的臨近,
病人的口腔肌肉變得鬆弛,呼吸時,
積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會發出咯咯的響聲,
醫學上稱為「死亡咆哮聲」,
使人聽了很不舒服。
但此時用吸引器吸痰常常會失敗,
並給病人帶來更大的痛苦。

「聽覺」,是最後消失的感覺
所以,不想讓病人聽到的話
即便在最後也不該隨便說出口。

一項對100個晚期癌症病人的調查顯示:
死前一周,
有56%的病人是清醒的,44%嗜睡,
但沒有一個處於無法交流的昏迷狀態。
但當進入死前最後6小時,
清醒者僅佔8%,
42%處於嗜睡狀態,一般人昏迷。
所以,家屬應抓緊與病人交流的合適時刻,
不要等到最後而措手不及

只是靜靜地守著他,千萬千萬不要走開。